二姐的口交

时间:2019-09-06 00:05:01

我现在正在舒服的躺在床上,享受着二姊灵活的舌头和娇嫩的小嘴的服务。看着跨下的尤物认真的吞吐着我不算长(大概只有5、6寸)的阴茎,心里实在有说不出的爽快,口交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射出方式,比正常体位喜欢多了。

“不行了……二姊……我要射了!”我实在忍受不了二姊的攻势。二姊的头也淫荡的随着我的高潮上下摆动,嘴里并发出“啵啵”的声音,因为二姊的加速,我也“嘶……嘶……”的喷射出我的精液,姊姊并没有犹豫,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阳精,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“小弟,你最近怎幺越来越持久了啊?想当初2分钟就出来了,现在都要30几分钟,害我累死了。”

我一只手抚摸着姐的头发,尚沉醉在高潮的余蕴中:“还不是被你锻练出来的。”

“好了,你现在爽了,我还没消火呢!”二姊抗议道。

说完,二姊就自己跨到我的大腿上,整个上身再趴到我的身上,开始和我唇枪舌战一番,她将舌头整个放到我的嘴里。有时候我真怀疑她怎幺办到的……,努力的抠着我的舌头,大力的吸吮着我的口水,接下来她放弃了我的舌头,开始攻往我的乳头,她先用舌尖在乳头上轻碰,接着将整个乳头含进去,而舌头又不停的在乳头上轻点。

经过这些刺激,我萎缩的阳具早已顶天立地了,我提醒她:“姐,可以了。”

二姊一听,便急不及待的抓住我的肉棒,往她早已泛滥的秘穴塞,噗嗤一声,肉棒已经整根插入穴中,紧接着抽插了起来,因为感受到紧实的压迫,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而二姊却开始浪叫了。

“喔……好弟弟……哼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好粗……小穴好涨……好充实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又麻……又养……哼……嗯……”

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,嘴里不时的发出无意义的声音。

“啊……你弄得我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对……顶深一点……插死我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丢了……”

二姊高潮了,趴在我的胸前不住的喘息,随着二姊阴道壁的收缩,我也毫不留精的射入二姊的身体,我在射了之后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……我们就这样睡着了。

一觉醒来,二姊已经不见了,我也只好起身梳洗一下,出到客厅,看到一张纸条,原来二姊去了逛街,我只好用微波炉热了一些披萨,一边看电视,一边将就着吃了。

这时大门突然打开,我本以为是二姊回来了,没想到却是妈妈。

我奇怪的问道:“妈?你不用上班吗?”

“我今天开始休假,一个月。”

“我暑假也剩下一个月耶,有没有计划到哪里玩啊?”

“下礼拜等你大姊回来再说吧,好不好?”

我大姊目前是大学生,住校。

“好吧。”我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到哪里去。

妈妈拿好衣服往浴室走去:“呼!全身都透,热死了……”

这时我将视线由萤光幕转移到妈妈身上,原来妈妈身上的T恤已经几乎全湿了,内衣的线条清楚可见,而那对丰满的巨乳好像要跳出胸罩般的随着妈妈的移动而跳动,我摸摸我那渐渐变硬的阴茎,心里想着:“总有一天要用那对肉包好好一下……”

这时大门再度打开,原来是二姊回来了。

“阿文,你醒啦!”

二姊一进到客厅就向我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。

“醒啦,还有它也醒了。”我忍不住作弄她。

没想到她拉开我的拉练,一嘴把我的阳具含进去,边用含糊不清的口吻说:“我来帮你降降火吧!”

“姊,妈在洗澡耶,在这里不好吧!?”我有点不安。

二姊好像没听到似的,继续用舌头抠着我的龟头,一边用右手搓弄着我的阴茎,一边用左手抚弄我的阴囊,大概是刚睡醒吧,我过不到十分钟就快射出来了。

“姊,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二姊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发出淫荡的声音,似乎在告诉我:“射进来吧,射进你姊姊淫荡的小嘴里吧!”

我不敢让二姊失望,马上将二姊的头往下一压,将浓稠的精液一股脑儿的射进二姊的喉咙里,随着精液的出闸,我也整个人虚脱的摊在沙发上,而姊姊这时也发出高潮般的反应。

不会吧!?帮人口交也会高潮?难不成舌头是性感带?虽然我有点怀疑,不过管它的,反正我有的爽就好了……

过了几分钟,浴室里持续的冲水声停下来了。

“糟糕,妈洗好了。”

我赶紧拉上拉链,但是二姊却还在恍惚状态,嘴角还有点……东西……我只好赶快把二姊抱到我的房间床上,房门一关就马上又来到客厅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这时妈妈刚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出来,虽然妈妈尚穿着一件T恤和一件热裤,但是诱人的胴体却并没有被掩盖住,尤其是那对36D的肉波,正透过它们唯一的束缚T恤,在那边花枝乱颤,我受到这种刺激,小弟弟当然受不了,只好赶快坐进沙发,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。

“阿文,你二姊是不是回来了?”妈妈似乎有听到二姊的声音。

“对……对啊……”

我吓了一跳,因为我在慌乱之下将她丢到我的床上,要是被妈妈发现,不就……

我随即转移她的注意:“妈,今晚吃什幺?”

妈妈犹豫了一下说:“嗯……吃披萨好不好?”

“好……好啊……”虽然才刚吃过,但是因为心虚所以就答应了。

妈妈随手拿起电话:“你要吃什幺口味?”

“海鲜……”

我赶紧站起来说:“我去问姊要吃什幺口味。”说完就往里面走去,趁着妈妈不注意,我马上闪进我的房间将二姊叫醒,叫她赶快出去,总算渡过了一次难关,不过我却爱上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了。

晚餐过后,妈妈说有事要出去一下,交代我们好好看家,就出去了,我一见机不可失,马上脱下我的裤子,而二姊也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阴茎,二姊一见我的鸡巴渐渐硬起,马上脱下全身衣服,手一抓就往穴里塞。

“等一下啦!你不先用嘴巴让我射一下,我怎幺能进入状况呢?”

我阻止她的行动,因为欲火焚身,她也不理我的要求。

“等我……先爽……一爽吧!”

“好吧,等一下要帮我吹出来喔!”我要求她。

谁知我还没说完,她已一方面紧紧按着我的屁股,一方面把她的腰向下一放,就这样,我的鸡巴全被她那个肉洞吞没了,二姊的阴毛乌黑发亮,看起来有些潮湿,浓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山丘,二姊上下的移动着。

“喔……好弟弟……哼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好粗……哼……塞得姊姊的小穴……好充实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发浪了……哼……嗯……”

二姊摆动着头,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。

这样过了30几分钟,姊姊已经不知道来了几次了。

“姊姊,我……不行了,可以……射吗?”

“好……射……进来吧……”

受到她的鼓励,我当然也噗嗤、噗嗤的将浓精射入姊姊颤抖的淫穴中,二姊受到刺激,高潮再度降临。

“姊,该帮我吹了吧!?”

二姊只顾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呻吟,她已经没力气了,而我暴涨的欲望尚未消退,抓起二姊就打算她的小嘴,此时背后响起:“我帮你吹吧!”

我吓了一跳,往后一看,没想到妈妈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站在我的后面了,再一看,更没想到妈妈下身赤裸,而她乌黑的阴毛已经因为潮湿而闪闪发亮了,两片阴唇更因为性欲高涨而红肿着。

妈妈二话不说,头已经埋到我的两腿间吸吮起来了,我受到惊吓:“妈……你……”

妈妈用她的舌头来回答:“吹含吸舔抠。”

妈妈伶俐的攻势让我几乎要射出来,但是因为才射过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妈妈温暖的小嘴,硬是忍了下来。

我开始抚摸妈妈的巨乳说:“妈,我可不可以玩乳交?”

妈妈吐出我因为受到刺激而红肿的阴茎。

“小色鬼,去哪里想这些玩意的。”妈妈娇嗔道。

我看妈妈没有反对,马上将妈妈推倒,一屁股坐上去,拉起妈妈的双乳,毫不迟疑的就往乳沟插入,随着我卖力的抽插,妈妈也开始浪叫连连了。

“喔……喔……好美……太舒服……快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快泄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
天啊,女儿舌头是性感带,妈妈的乳房是性感带……?

不及细想,高潮已经一波一波袭来。

“妈……妈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话一说完我已经射出来了,大部分都射进了妈的嘴里,而妈妈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,连续的射了两次,整个人累的躺在地板上,这时候妈妈又爬过来舔我的龟头。

“你的肉棒爽到了,我的淫穴还在流水呢!”

我的肉棒因为妈妈的口舌技术,又硬了起来,这时我赶紧让妈妈趴在地上,开始做活塞运动,我低下头看到妈妈的阴唇随着这激烈的动作,开始内内外外的摩擦我的阴茎。

“啊……亲儿子……快点……用力……重一点……喔……你……插……插吧……用力一点啊……啊……好大鸡巴……我……再用力顶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丢啦……花心顶死了……哦……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妈妈已经高潮了,不过我因为刚才已经二连发,所以还没有感觉,我又继续卖力顶着妈妈的小穴,就这样妈妈连续来了3、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来,“嗤……嗤……”全部射进妈妈的阴道里,而我也累的睡着了。

再次醒来,已经是隔天的中午,我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睡在妈妈的房间了,旁边躺着的是半裸的妈妈,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内衣。

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运动,小弟弟又意气昂扬的站立起来了,它身上还留着前一晚做爱后残留下来的淫靡的白色痕迹,我迅速的翻身上马,骑到妈妈身上,脱下妈妈身上唯一的一丝束缚,又再度插入妈妈淫荡的乳沟里,开始前前后后的抽插。

因为妈妈并没有完全醒过来,所以我试着加快我抽插的速度,就这样努力了20分钟左右,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妈妈脸上,看着那浓稠洁白的精液,滑过妈妈微红的脸颊,甚至一部分滑入妈妈的鼻孔里。

这时妈妈悠悠转醒,看到眼前的情景:山谷中的巨蛇,不禁吓了一跳,但是一会意过来,便堆满笑脸说:“色鬼,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,我睡着了怎幺会有感觉!?”

“有啊,我就是用精液来叫你的啊。”我也淫淫的笑起来。

妈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精液,开玩笑说:“不错的方法,以后我都用口交叫你起床,你都用颜射叫我起床好了。”

“当然好啊,不过现在我先帮你服务吧!”

说完我就转过身,趴下开始要舔弄妈妈的小穴,映入眼廉的是妈妈高高隆起的阴户和整齐的阴毛,小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张开,透过窗外明亮的光线,我将妈妈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妈妈柔顺的阴毛,我伸出舌头顶向妈妈的那条玉缝,开始一进一出的抽弄。

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,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,并不时的用嘴含住,调皮的上下拉扯,此刻,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,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诱人的气息。

此时我整根阴茎又再度充满了我的欲望,妈妈似乎发现了这一点,两手不停的抚弄我的阳具。

“快,快插进来!”她也忍不住了。

我移动身体,将妈妈的下体正对着我,架起妈妈农纤合度的双腿,将鸡巴往阴道一推,顺利插入,妈妈的阴道经过了足够的刺激,淫水不断的流出,我开始“噗嗤……噗嗤……”的抽送了起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棒啊……嗯……”妈妈不断的淫叫。

过了几分钟,我感觉到阴茎受到一阵一阵的挤压,妈妈也噤声并发出特殊的表情,大概是妈妈高潮了。

我更加卖力的插入、抽出、插入、抽出、插入……

妈妈足足达到了4次高潮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觉。

“妈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我要……射了……”

“快抽出来,今天很危险。”我赶紧抽出鸡巴,插入妈妈的嘴里大力的喷射,看到妈妈津津有味的吞掉那些本来应该在她子宫里精液,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……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妈妈不住的喘息着:“儿子呀……你……好厉害啊!”

“嘿嘿……是你的女儿训练的好啊!”

“你跟欣纯是什幺时候开始……做爱的啊?”

我歪头想了一想:“嗯……半年前吧……”

“可以告诉我经过吗?”

我开始回忆:“在寒假的时候……”

一天下午,我带小茹(我的女朋友)回家,因为小茹的要求而在客厅做起爱来,这是我的第一次,而她也是,所以搞起来颇耗费心力,会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。

我乱冲乱撞的将龟头强往小茹里头塞,但却因为不够湿而将小茹弄得乱哭乱叫的。

大概她是处女也是原因之一吧!

我那时候因为性欲薰心,早就不顾她的死活了,硬是将鸡巴尽根插入,小茹因为疼痛昏死了过去,我并没有注意到,于是放马过去,努力抽送,不到三分钟就已早早泄出。

我将萎缩的鸡巴放在小茹身体里,趴下想跟她来个法国式长吻,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昏倒了,我吓了一跳,赶紧将她抱到我房间里,拿了湿毛巾擦拭她稍带稚气的脸。

小茹慢慢醒了过来。

“小茹,你没事吧?”我紧张的问她。

“嗯……”她点点头:“不过你好狠啊,很痛耶!”

“对不起嘛,我保証下次不会了!”我继续说:“要改天再做,还是继续?”

“痛死了,怎幺继续?”她娇嗔道。

“嗯……不然口交好了,A片里不是都会口交吗?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小茹并没有表示太大的厌恶,我赶紧将她拉起来,饥渴的阳具“怒视”着她,她尝试着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,接着便将龟头含入嘴里,舌头并不断的摩擦着马眼。

这是我第一次口交,鸡巴受到温暖潮湿的淫嘴包围,似乎又涨的更粗了。

舔着舔着,小茹似乎舔出兴趣了,她放开龟头,开始在阴茎上不断的来回舔着(就像舔冰棒一样),受到这样的刺激,我不断的抖动我沾满口水的阴茎。小茹再度将鸡巴含住,我也配合着扭动屁股,希望更深的插入小茹的嘴里。

“哼……嗯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射了……小茹……”一说完就马上射出股股浓精,小因来不及放开,喝了不小口的精液,呛的咳嗽起来,小茹抽了几张卫生纸,将嘴里残余的精液吐出。

“好舒服啊……没想到口交那幺舒服……”我意犹未尽的说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大概是这时候爱上口交的吧……

“可是我又没感觉……”小茹觉得吃亏了。

“要不然等你不痛了,我再帮你服务吧!”

小茹红着脸说:“好……我过几天再来找你……”就回家了。

我穿好衣服想到厨房找吃的,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二姊在看电视,我去拿了面包和矿泉水,就坐到电视前陪二姊一起看电视。

“阿文……”二姊突然出声:“长大了喔!”

“嗯?”我一时没有会意过来,转头看着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二姊笑着拉开我裤子的拉练,掏出我瑟缩的阳具,兀自舔了起来。

“姊,你看到了?”我有点惊讶。

二姊放开肉棒:“当然!射的人家满咀的,真是坏心。”说完又一家伙将我的阴茎含进去。

“你也想吃吗?”我笨笨的问道。

这次姊姊不再说话,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,答案显然是:“YES!”我也乐的接受她的服务。

我过不了多久就在她嘴里射了一炮,再来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,然后再度以口交结束这次的情感交流……

“之后,我们一有时间就做爱,一个礼拜大概十次左右。”

“那小茹呢?”妈妈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只有一开始的两个月还有在做爱,再来她就不来找我了……反正我还有二姊,所以也没有去管她。”

妈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:“对了!你们有没有在避孕啊?”

“二姊说她有吃避孕药,况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里,怀孕机会应该不大吧!?”

“妈妈不喜欢吃避孕药,以后危险期我们口交还有乳交就好了。”妈妈说道。

妈妈这样说表示我以后有的玩了……

“好啊,反正我比较喜欢口交和乳交……”

“那我们现在再玩一次吧!”我又不小心硬了。

妈妈看看我的阴茎:“我帮你吹吧……”说完就将它含了进去。

妈妈再度发挥高超的技巧。受到妈妈的凌厉攻势,我终于再也忍不住,将精液全部贡献给妈妈。

我现在正在舒服的躺在床上,享受着二姊灵活的舌头和娇嫩的小嘴的服务。看着跨下的尤物认真的吞吐着我不算长(大概只有5、6寸)的阴茎,心里实在有说不出的爽快,口交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射出方式,比正常体位喜欢多了。

“不行了……二姊……我要射了!”我实在忍受不了二姊的攻势。二姊的头也淫荡的随着我的高潮上下摆动,嘴里并发出“啵啵”的声音,因为二姊的加速,我也“嘶……嘶……”的喷射出我的精液,姊姊并没有犹豫,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阳精,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“小弟,你最近怎幺越来越持久了啊?想当初2分钟就出来了,现在都要30几分钟,害我累死了。”

我一只手抚摸着姐的头发,尚沉醉在高潮的余蕴中:“还不是被你锻练出来的。”

“好了,你现在爽了,我还没消火呢!”二姊抗议道。

说完,二姊就自己跨到我的大腿上,整个上身再趴到我的身上,开始和我唇枪舌战一番,她将舌头整个放到我的嘴里。有时候我真怀疑她怎幺办到的……,努力的抠着我的舌头,大力的吸吮着我的口水,接下来她放弃了我的舌头,开始攻往我的乳头,她先用舌尖在乳头上轻碰,接着将整个乳头含进去,而舌头又不停的在乳头上轻点。

经过这些刺激,我萎缩的阳具早已顶天立地了,我提醒她:“姐,可以了。”

二姊一听,便急不及待的抓住我的肉棒,往她早已泛滥的秘穴塞,噗嗤一声,肉棒已经整根插入穴中,紧接着抽插了起来,因为感受到紧实的压迫,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而二姊却开始浪叫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“喔……好弟弟……哼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好粗……小穴好涨……好充实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又麻……又养……哼……嗯……”

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,嘴里不时的发出无意义的声音。

“啊……你弄得我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对……顶深一点……插死我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丢了……”

二姊高潮了,趴在我的胸前不住的喘息,随着二姊阴道壁的收缩,我也毫不留精的射入二姊的身体,我在射了之后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……我们就这样睡着了。

一觉醒来,二姊已经不见了,我也只好起身梳洗一下,出到客厅,看到一张纸条,原来二姊去了逛街,我只好用微波炉热了一些披萨,一边看电视,一边将就着吃了。

这时大门突然打开,我本以为是二姊回来了,没想到却是妈妈。

我奇怪的问道:“妈?你不用上班吗?”

“我今天开始休假,一个月。”

“我暑假也剩下一个月耶,有没有计划到哪里玩啊?”

“下礼拜等你大姊回来再说吧,好不好?”

我大姊目前是大学生,住校。

“好吧。”我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到哪里去。

妈妈拿好衣服往浴室走去:“呼!全身都透,热死了……”

这时我将视线由萤光幕转移到妈妈身上,原来妈妈身上的T恤已经几乎全湿了,内衣的线条清楚可见,而那对丰满的巨乳好像要跳出胸罩般的随着妈妈的移动而跳动,我摸摸我那渐渐变硬的阴茎,心里想着:“总有一天要用那对肉包好好一下……”

这时大门再度打开,原来是二姊回来了。

“阿文,你醒啦!”

二姊一进到客厅就向我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。

“醒啦,还有它也醒了。”我忍不住作弄她。

没想到她拉开我的拉练,一嘴把我的阳具含进去,边用含糊不清的口吻说:“我来帮你降降火吧!”

“姊,妈在洗澡耶,在这里不好吧!?”我有点不安。

二姊好像没听到似的,继续用舌头抠着我的龟头,一边用右手搓弄着我的阴茎,一边用左手抚弄我的阴囊,大概是刚睡醒吧,我过不到十分钟就快射出来了。

“姊,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二姊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发出淫荡的声音,似乎在告诉我:“射进来吧,射进你姊姊淫荡的小嘴里吧!”

我不敢让二姊失望,马上将二姊的头往下一压,将浓稠的精液一股脑儿的射进二姊的喉咙里,随着精液的出闸,我也整个人虚脱的摊在沙发上,而姊姊这时也发出高潮般的反应。

不会吧!?帮人口交也会高潮?难不成舌头是性感带?虽然我有点怀疑,不过管它的,反正我有的爽就好了……

过了几分钟,浴室里持续的冲水声停下来了。

“糟糕,妈洗好了。”

我赶紧拉上拉链,但是二姊却还在恍惚状态,嘴角还有点……东西……我只好赶快把二姊抱到我的房间床上,房门一关就马上又来到客厅。

这时妈妈刚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出来,虽然妈妈尚穿着一件T恤和一件热裤,但是诱人的胴体却并没有被掩盖住,尤其是那对36D的肉波,正透过它们唯一的束缚T恤,在那边花枝乱颤,我受到这种刺激,小弟弟当然受不了,只好赶快坐进沙发,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。

“阿文,你二姊是不是回来了?”妈妈似乎有听到二姊的声音。

“对……对啊……”

我吓了一跳,因为我在慌乱之下将她丢到我的床上,要是被妈妈发现,不就……

我随即转移她的注意:“妈,今晚吃什幺?”

妈妈犹豫了一下说:“嗯……吃披萨好不好?”

“好……好啊……”虽然才刚吃过,但是因为心虚所以就答应了。

妈妈随手拿起电话:“你要吃什幺口味?”

“海鲜……”

我赶紧站起来说:“我去问姊要吃什幺口味。”说完就往里面走去,趁着妈妈不注意,我马上闪进我的房间将二姊叫醒,叫她赶快出去,总算渡过了一次难关,不过我却爱上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了。

晚餐过后,妈妈说有事要出去一下,交代我们好好看家,就出去了,我一见机不可失,马上脱下我的裤子,而二姊也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阴茎,二姊一见我的鸡巴渐渐硬起,马上脱下全身衣服,手一抓就往穴里塞。

“等一下啦!你不先用嘴巴让我射一下,我怎幺能进入状况呢?”

我阻止她的行动,因为欲火焚身,她也不理我的要求。

“等我……先爽……一爽吧!”

“好吧,等一下要帮我吹出来喔!”我要求她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谁知我还没说完,她已一方面紧紧按着我的屁股,一方面把她的腰向下一放,就这样,我的鸡巴全被她那个肉洞吞没了,二姊的阴毛乌黑发亮,看起来有些潮湿,浓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山丘,二姊上下的移动着。

“喔……好弟弟……哼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好粗……哼……塞得姊姊的小穴……好充实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发浪了……哼……嗯……”

二姊摆动着头,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。

这样过了30几分钟,姊姊已经不知道来了几次了。

“姊姊,我……不行了,可以……射吗?”

“好……射……进来吧……”

受到她的鼓励,我当然也噗嗤、噗嗤的将浓精射入姊姊颤抖的淫穴中,二姊受到刺激,高潮再度降临。

“姊,该帮我吹了吧!?”

二姊只顾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呻吟,她已经没力气了,而我暴涨的欲望尚未消退,抓起二姊就打算她的小嘴,此时背后响起:“我帮你吹吧!”

我吓了一跳,往后一看,没想到妈妈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站在我的后面了,再一看,更没想到妈妈下身赤裸,而她乌黑的阴毛已经因为潮湿而闪闪发亮了,两片阴唇更因为性欲高涨而红肿着。

妈妈二话不说,头已经埋到我的两腿间吸吮起来了,我受到惊吓:“妈……你……”

妈妈用她的舌头来回答:“吹含吸舔抠。”

妈妈伶俐的攻势让我几乎要射出来,但是因为才射过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妈妈温暖的小嘴,硬是忍了下来。

我开始抚摸妈妈的巨乳说:“妈,我可不可以玩乳交?”

妈妈吐出我因为受到刺激而红肿的阴茎。

“小色鬼,去哪里想这些玩意的。”妈妈娇嗔道。

我看妈妈没有反对,马上将妈妈推倒,一屁股坐上去,拉起妈妈的双乳,毫不迟疑的就往乳沟插入,随着我卖力的抽插,妈妈也开始浪叫连连了。

“喔……喔……好美……太舒服……快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快泄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
天啊,女儿舌头是性感带,妈妈的乳房是性感带……?

不及细想,高潮已经一波一波袭来。

“妈……妈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话一说完我已经射出来了,大部分都射进了妈的嘴里,而妈妈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,连续的射了两次,整个人累的躺在地板上,这时候妈妈又爬过来舔我的龟头。

“你的肉棒爽到了,我的淫穴还在流水呢!”

我的肉棒因为妈妈的口舌技术,又硬了起来,这时我赶紧让妈妈趴在地上,开始做活塞运动,我低下头看到妈妈的阴唇随着这激烈的动作,开始内内外外的摩擦我的阴茎。

“啊……亲儿子……快点……用力……重一点……喔……你……插……插吧……用力一点啊……啊……好大鸡巴……我……再用力顶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丢啦……花心顶死了……哦……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”

妈妈已经高潮了,不过我因为刚才已经二连发,所以还没有感觉,我又继续卖力顶着妈妈的小穴,就这样妈妈连续来了3、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来,“嗤……嗤……”全部射进妈妈的阴道里,而我也累的睡着了。

再次醒来,已经是隔天的中午,我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睡在妈妈的房间了,旁边躺着的是半裸的妈妈,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内衣。

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运动,小弟弟又意气昂扬的站立起来了,它身上还留着前一晚做爱后残留下来的淫靡的白色痕迹,我迅速的翻身上马,骑到妈妈身上,脱下妈妈身上唯一的一丝束缚,又再度插入妈妈淫荡的乳沟里,开始前前后后的抽插。

因为妈妈并没有完全醒过来,所以我试着加快我抽插的速度,就这样努力了20分钟左右,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妈妈脸上,看着那浓稠洁白的精液,滑过妈妈微红的脸颊,甚至一部分滑入妈妈的鼻孔里。

这时妈妈悠悠转醒,看到眼前的情景:山谷中的巨蛇,不禁吓了一跳,但是一会意过来,便堆满笑脸说:“色鬼,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,我睡着了怎幺会有感觉!?”

“有啊,我就是用精液来叫你的啊。”我也淫淫的笑起来。

妈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精液,开玩笑说:“不错的方法,以后我都用口交叫你起床,你都用颜射叫我起床好了。”

“当然好啊,不过现在我先帮你服务吧!”

说完我就转过身,趴下开始要舔弄妈妈的小穴,映入眼廉的是妈妈高高隆起的阴户和整齐的阴毛,小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张开,透过窗外明亮的光线,我将妈妈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妈妈柔顺的阴毛,我伸出舌头顶向妈妈的那条玉缝,开始一进一出的抽弄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,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,并不时的用嘴含住,调皮的上下拉扯,此刻,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,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诱人的气息。

此时我整根阴茎又再度充满了我的欲望,妈妈似乎发现了这一点,两手不停的抚弄我的阳具。

“快,快插进来!”她也忍不住了。

我移动身体,将妈妈的下体正对着我,架起妈妈农纤合度的双腿,将鸡巴往阴道一推,顺利插入,妈妈的阴道经过了足够的刺激,淫水不断的流出,我开始“噗嗤……噗嗤……”的抽送了起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棒啊……嗯……”妈妈不断的淫叫。

过了几分钟,我感觉到阴茎受到一阵一阵的挤压,妈妈也噤声并发出特殊的表情,大概是妈妈高潮了。

我更加卖力的插入、抽出、插入、抽出、插入……

妈妈足足达到了4次高潮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觉。

“妈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我要……射了……”

“快抽出来,今天很危险。”我赶紧抽出鸡巴,插入妈妈的嘴里大力的喷射,看到妈妈津津有味的吞掉那些本来应该在她子宫里精液,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……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妈妈不住的喘息着:“儿子呀……你……好厉害啊!”

“嘿嘿……是你的女儿训练的好啊!”

“你跟欣纯是什幺时候开始……做爱的啊?”

我歪头想了一想:“嗯……半年前吧……”

“可以告诉我经过吗?”

我开始回忆:“在寒假的时候……”

一天下午,我带小茹(我的女朋友)回家,因为小茹的要求而在客厅做起爱来,这是我的第一次,而她也是,所以搞起来颇耗费心力,会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。

我乱冲乱撞的将龟头强往小茹里头塞,但却因为不够湿而将小茹弄得乱哭乱叫的。

大概她是处女也是原因之一吧!

我那时候因为性欲薰心,早就不顾她的死活了,硬是将鸡巴尽根插入,小茹因为疼痛昏死了过去,我并没有注意到,于是放马过去,努力抽送,不到三分钟就已早早泄出。

我将萎缩的鸡巴放在小茹身体里,趴下想跟她来个法国式长吻,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昏倒了,我吓了一跳,赶紧将她抱到我房间里,拿了湿毛巾擦拭她稍带稚气的脸。

小茹慢慢醒了过来。

“小茹,你没事吧?”我紧张的问她。

“嗯……”她点点头:“不过你好狠啊,很痛耶!”

“对不起嘛,我保証下次不会了!”我继续说:“要改天再做,还是继续?”

“痛死了,怎幺继续?”她娇嗔道。

“嗯……不然口交好了,A片里不是都会口交吗?”

小茹并没有表示太大的厌恶,我赶紧将她拉起来,饥渴的阳具“怒视”着她,她尝试着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,接着便将龟头含入嘴里,舌头并不断的摩擦着马眼。

这是我第一次口交,鸡巴受到温暖潮湿的淫嘴包围,似乎又涨的更粗了。

舔着舔着,小茹似乎舔出兴趣了,她放开龟头,开始在阴茎上不断的来回舔着(就像舔冰棒一样),受到这样的刺激,我不断的抖动我沾满口水的阴茎。小茹再度将鸡巴含住,我也配合着扭动屁股,希望更深的插入小茹的嘴里。

“哼……嗯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射了……小茹……”一说完就马上射出股股浓精,小因来不及放开,喝了不小口的精液,呛的咳嗽起来,小茹抽了几张卫生纸,将嘴里残余的精液吐出。

“好舒服啊……没想到口交那幺舒服……”我意犹未尽的说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大概是这时候爱上口交的吧……

“可是我又没感觉……”小茹觉得吃亏了。

“要不然等你不痛了,我再帮你服务吧!”

小茹红着脸说:“好……我过几天再来找你……”就回家了。

我穿好衣服想到厨房找吃的,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二姊在看电视,我去拿了面包和矿泉水,就坐到电视前陪二姊一起看电视。

“阿文……”二姊突然出声:“长大了喔!”

“嗯?”我一时没有会意过来,转头看着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二姊笑着拉开我裤子的拉练,掏出我瑟缩的阳具,兀自舔了起来。

“姊,你看到了?”我有点惊讶。

二姊放开肉棒:“当然!射的人家满咀的,真是坏心。”说完又一家伙将我的阴茎含进去。

“你也想吃吗?”我笨笨的问道。

这次姊姊不再说话,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,答案显然是:“YES!”我也乐的接受她的服务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过不了多久就在她嘴里射了一炮,再来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,然后再度以口交结束这次的情感交流……

“之后,我们一有时间就做爱,一个礼拜大概十次左右。”

“那小茹呢?”妈妈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只有一开始的两个月还有在做爱,再来她就不来找我了……反正我还有二姊,所以也没有去管她。”

妈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:“对了!你们有没有在避孕啊?”

“二姊说她有吃避孕药,况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里,怀孕机会应该不大吧!?”

“妈妈不喜欢吃避孕药,以后危险期我们口交还有乳交就好了。”妈妈说道。

妈妈这样说表示我以后有的玩了……

“好啊,反正我比较喜欢口交和乳交……”

“那我们现在再玩一次吧!”我又不小心硬了。

妈妈看看我的阴茎:“我帮你吹吧……”说完就将它含了进去。

妈妈再度发挥高超的技巧。受到妈妈的凌厉攻势,我终于再也忍不住,将精液全部贡献给妈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