姊弟之間的性器官真的很合適 [1/2]

时间:2019-08-20 00:05:03

我今年27歲,身材算OK,男人最愛的乳房也有 34 D罩杯的大小。一年多前,和男友分手之後,我一直保持著單身,平常只能靠自己的手指或是自慰棒解決我的性需求。某天,我和自己的親弟弟參加旅行團出去走走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久未碰觸男性生殖器,突然之間我的內心起了陣陣漣漪,春心蕩漾而下體私處,都肉穴都濡濕了起來。這一種莫明的感受,使我不由自主的—剎時心中激起了勾引自己親弟弟的想法。我想嚐試一下弟弟那種青春活力十足、熱情、狂放、粗獷、驃悍的勁道,到底是個什麼滋味?我的血液中,天生就有那熱情、豪放,以及潛伏著淫蕩、慾強的因子。若長時間沒有男性的撫慰,一定會飢渴,乾枯\而死去。如其這樣被折磨煎熬而死去,真是毫無價值,倒不如放開胸懷,好好的去享受一番。

當天晚上我倆不參加其他的人一起團體行動,而住在同一個房間裡。弟弟提議在房間吃晚飯、喝酒、聊天,我欣然答應啦!這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啊!我想—我倆同住在一個房間內,別人不知道會把我們兩個人看成了什麼關係啦!人家要怎麼看、怎麼想,隨他們去吧!我倆一邊吃飯、喝酒,一邊聊天,說真的,這是我自從跟男友分手一年多以後,和異性接觸,最快樂,最開心的一次,使我有一種心花怒放,而沉醉在少女時代,談情說愛之感。直到兩人酒足飯飽,都有了微微的醉意為止。
「那你下課後,都做些什麼事呢?」我問我弟

「我下課之後,大多數的時間都待在宿捨裡看電視,有時候也去看電影來打發無聊的時光而已。」

「你為什麼不找你的女朋友,出去散散步、談談心呢?」

「大姊!我沒有女朋友啦!」

「什麼?你還沒有女朋友?我不相信說什麼,我都不會相信。」
我聽了他的一番解釋,心中不覺興奮莫明,原來眼前這個大男孩,連個女朋友都沒有,很可能他還是個『處男』也說不定。原本已動了春心的我,再加上剛才喝下肚去的酒精依然潛伏在體內血液中所刺激之影響,使我膽子也大了起來,而毫不猶豫,也毫無遮攔,明顯而露骨的問道:

  「小弟!照你這樣說,你從來都沒有和女人接觸過,也從來都沒有嚐過女人是什麼滋味嗎?」

  「是的,大姊!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女人,更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」

  「真的?你沒騙我?」

  「是真的,信不信由妳,大姊,妳是不是女人哇!」

「大姊當然是女人嘛!你問這個幹什麼?」

  「我從來也沒有看過女人赤裸裸的身體到底是個什麼樣子,大姊讓我看看,好嗎?」

  「那多難為情,而且.大姊的年紀也不輕了,身材曲線不像少女那樣窈窕、漂亮好看啦!」我嘴裡雖然這樣說,其實,我心裡早就想嚐嚐這位『在室男』的味道啦!

  「無所謂嘛!大姊,讓我看看嘛!」

  「不行啊!我不好意思嘛!」

  「那麼我的給妳看,妳也給我看,好嗎?」

  「好吧!」我拗不過他,只好答應了,其實我是用『欲擒故縱』的手腕。事實上,我已經一年多不曾看過及玩過男人的『肉棒』了,很想看看他的那個長的是否如我的心?稱我的意?

  他一聽我答應了,滿心歡喜地匆匆將衣褲脫得光溜溜的,赤身露體站在我面前,他那跟肉棒真是粗長碩大得好像快要爆炸似得,真沒使我失望。大龜頭似小孩的拳頭那麼大,紫紅發亮,粗粗的血管都很明顯地突了出來,整條陽具高翹勃起,幾乎要頂到他的小腹上啦!

  「哇!我的媽呀!」我不覺暗叫一聲,好雄偉、好硬挺、好粗長、好碩大的一條『大肉棒』,這也是我夢寐以求,所期望的好東西。好寶貝!真的被我祈求到了,使我不由神往地伸出手來,將它一把握住。
「哇∼!」好粗、好硬、好燙,我的小手幾乎握不住它。試了試它的長度,少說也有18公分以上,我再用手撥它一撥,不動,直挺挺地,好硬,好似鐵棒一樣。不!鐵棒雖硬,但是冰冷的。可是它卻是又硬、又燙、好似燒紅了的鐵棒一樣,有生命有活力的。

  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來了,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那條高高翹起的大肉棒,真想不到他的陽具會那麼「壯觀」,比我那前男友的,足足粗長了5公分。心中不由一蕩,兩手一齊捧著那條「大棒槌」撫弄一番。那個肉團上的溝稜,那上面的倒刺稜肉,又厚、又硬,真像一顆大草菇頂在上面似的。我真有點愛不釋手,於是我蹲了下去,將臉湊了上去,把它放在我的面頰上,來回的摩擦起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「大姊!我的已經給妳看啦!妳怎麼還不給我看嘛?」

  「我我會害臊嘛!」
  「那不公平,我的已經給妳看到了,我都不害臊,妳還害什麼臊?妳再不給我看的話,那我也不給妳看了,我要穿衣服啦!」

  「好嘛!小冤家,大姊就給你看吧!」我不得不給他看了。

  於是,我站起身,把衣物脫到一絲不掛。他目不轉睛地一直看著我赤裸的胴體,以及兩腿之間,我那個濃黑的草叢中。我也凝視著他的下體,發現他的陰莖更勃起、高翹、硬挺,好像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。

  弟弟也被眼前這一位婦人,她那一身豐腴雪白性感成熟的胴體,看的目瞪口呆啦!

  「哇!」好一副性感迷人的嬌軀,真是嬌豔美麗,好似一朵盛開怒放的鮮花一樣,耀眼生輝,好一副上帝的傑作。一對雪白肥大高挺的 34 D 罩杯乳房,褐紅色如葡萄般大的乳頭,豔紅色的大乳暈,平坦而略帶有細條灰色皺紋的小腹,深陷的肚臍眼,大饅頭似的陰阜上,生長著一大片的陰毛,又濃又黑的蓋\住了整個陰阜,看不到底下的風光。

  「大姊!我看不清楚嘛!讓我看仔細一點,好嗎?」他說著,用力將我的兩腿要分開。

我叫了起來: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

他不管我的叫喊,雙手把我抱了起來,放躺在床上,隨即他也上床來,採用69的姿勢,互相欣賞玩弄著對方下體的「私有物」。

  「大姊!我要好好的仔細的欣賞欣賞妳那個大肥穴一番不可。」

  「啊!真羞死人了……難為情死了……沒什麼好看的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不要看嘛……」

  「有什麼好羞的,房間裡又沒有別人,大姊!別難為情嘛!把腿張開些,讓我看仔細一點嘛!拜託!拜託!」

  我實在拗不過他,只好答應他:「好吧!隨你看吧!」雙腿跟著分開,而且分得很開,讓我那神秘的「私有物」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。

  他高興地笑了,把臉湊向我兩腿之間,用雙手將我那濃密陰毛下的兩片「花瓣」輕輕地撥了開來。他不但將「花瓣」撥開,而且還不停在撫弄著它以及濃密的毛叢,使我渾身顫抖而起了雞皮疙瘩。

  我一方面覺得多少有些害羞,一方面也感到興奮莫名,看他臉上的表情,知道他和我是一樣的興奮,只見他不停的喘著氣,那熱熱的氣息,一直呵噴在我的陰阜上。

  「弟!把你的東西讓我也看仔細一點……大姊……有一年多沒有看到男人的這個東西啦!」

「大姊,這麼說來,妳早就弄過其他男人的雞巴囉.」

「什麼啦..說這麼難聽.」

  弟弟的陰莖挺在我的面前,的確是相當的壯觀,真不愧\是年輕人,堅挺、剛勁而一柱擎天,頗有一夫當關,萬人莫敵之雄姿與氣魄,真是一條好寶貝、好「肉棒」。看的我是心花怒放,興奮莫名而慾望高漲,我不但用臉頰去摩擦著它,親熱著它,呵護著它,因為太久沒有接觸男人的那個部份了,所以興奮感逐漸擴大了起來。

  光是用眼睛看,用手摸,已嫌不夠過癮了,也不夠刺激了。於是我毫不
猶豫的用嘴去吸吮,舐咬起來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大姊……」他呻吟出聲來。

  我將他的『大肉棒』深深的含入口中,然後用舌頭去輕輕地攪動、吸吮、舐咬著他的大龜頭,又一出一入,一吞一吐的含套著他的肉莖。一股莫名的強烈衝動及刺激感,使我不斷地舐吮,吞吐著他的陽具,久久不厭,而興趣昂然。

  「啊……好棒……好舒服……大姊……妳真有一套……哦……」他可能是頭一次嚐到這種滋味,高興得大叫,他那個大龜頭在我的口中,變得滑滑溜溜地,而且還滲出了一些分泌物出來,我拼命不停地吸吮,舐咬著它,而樂此不疲。

  「哇!真舒服、真過癮。我……我還是第一次嚐到這種滋味……大姊……大姊……妳真是我的大姊……肉大姊……真美死了……」他又叫了出來。

  而他的手指也繼續撫弄著我濕濡濡的「花瓣」及毛叢,我也依然含著他的陽具在舐吮、吸咬。但是,內心更期待能將它儘快地插入我的「花房」中,去充實它、滿足它。

  我在心中喊著:「我要它……要它插入……」

  突然他大叫:「大姊!不要再舐……再吸了……我快受不了啦……」

  我看他臉上的表情和叫聲,知道他快要高潮,快要射精了。也不管他的呼叫,拼命的吸吮著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「啊……大姊……大姊……我……我射精了……」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,直沖而出,射的我一嘴滿滿的,我毫不猶豫全部吞食下肚。

  「啊……大姊……好美……好舒服……妳口交的技術真棒啊……」
  我吐出他已軟化的陽具,先把那上面沾滿的精液,用舌頭舐得乾乾淨淨,再握在手中輕輕的套弄著,問道:「弟弟,剛才舒不舒服?痛不痛快?」

  「大姊!好舒服、好痛快,妳口交的技術實在太棒了、太妙了!現在換我來報答妳剛才的『恩賜』,讓妳也嚐嚐我口交的技術吧!」

  他說完將嘴靠向我的陰道口外的陰唇,以那又兇猛又熱情的趨勢,舐吮著吸咬著,不時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。

  啊!那是我每當有了強烈的慾望時,而又沒有男人來替我解決,實在無法壓抑控制了,是我用手指來自慰,所達到強烈之快感,尤其是他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時,更癢的要命。

  「喔!喔……弟弟………別再舐了……大姊……癢……癢死了……
實在受不了啦……啊啊……別咬嘛……酸死人了……你……你要逗……逗死大姊了……整……整死我了……喔……」

  我口裡叫著的是一套,而我的臀部卻拼命地抬高猛挺向他的嘴邊,渴望他的舌頭更深入些、更刺激些。這使我渾身顫抖,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,激情而快感的波濤,滋潤了一年多,長久以來快要乾枯\的「花房」。
  從他的舌尖上,給了我陣陣的快感,迅速地將我淹沒了,我那個一年多不曾被異性愛撫過的陰道,已經如山洪爆發似的,流出不少的淫液,一發不可收拾,都被他吞食下肚啦!此時的我,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。我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,無論他做出任何怪動作、怪花樣,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接受。因為,我在這美妙興奮的浪潮中,幾乎快要發狂了。

  「哇!我的媽呀!」年輕人真棒,也真可愛,更令人著迷,剛剛射精的陰莖經過我的玉手一撫弄後,又再度堅挺硬翹起來了。

  「弟弟!乖寶貝……別……別再舐……再咬……再吸吮啦……快……快把你的大雞巴……插進大姊的……小穴裡面去……大姊……實在癢死了……實在忍不住了……乖……聽話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插進去吧……」

  弟弟看到我的表情及浪態,也被激的血脈賁張,陽具暴漲。於是跳下床來,將我的兩條大腿分開抬高,立在床沿邊用『老漢推車』的姿勢,手握大雞巴,先用那大龜頭頂住我的陰核一陣研磨,只磨得我渾身奇癢無比,加雜著酸麻、酥癢的味,說舒服嘛!又難受。尤其是陰道中那種空洞洞的感覺,實非筆墨和言語所能形容出來的。

  「好弟弟!親弟弟……小心肝……大姊……小穴癢死了……渾身更難過死了……別再磨了……別再逗我啦……大姊……忍不住了……快……快插進去吧……求求你……小寶貝……」我禁不住叫著。
  弟弟也覺得此時再不插我一頓狠的,我真會恨他一輩子的。於是,對準我那個多毛而呈性感豔紅色的陰道口,用力往前一挺,「噗滋!」一聲,大龜頭應聲而入。

  「哎呀……我的媽呀……痛……痛死我了……」

  「大姊!很痛嗎?」

  「嗯!小寶貝,剛才你那猛一下真是痛死我了,現在你不動,好多了。等一會要輕一點,大姊的陰道從來沒被像你這麼大的雞巴插過,更何況我又一年多沒有讓人插了,陰道自然會緊縮了許\多。小心肝!你要愛惜大姊,知道嗎?乖寶貝。」

  「大姊!我會愛惜妳的!待會幹的時候,妳叫我快,我就快;叫我慢,我就慢,叫我輕,我就輕,叫我重,我就重,全聽妳的,好嗎?」說罷,低下頭來,深深吻著我的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