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血劍外傳 [8/11]

时间:2019-08-21 00:05:03

(八)青年袁承志––大玉兒傳奇(外一章1)

大殿中酒95四溢,樂音悠揚,無數的珍饈美饌,幾十種奇珍異果,都無法令
皇太極釋懷。袁崇煥之子袁承志,行刺不成,失手被擒,卻誓死不降,堅拒為其
所用。這使得胸懷大志的皇太極,感到極度的不快。

宴會進行不久,他便覺得厭煩;於是輕車簡從,先行離去。臨走時他吩咐孝
莊文皇後代為主持,並交代要好好款待賞賜,護駕有功的一干人員。皇太極一離
開,宴會的氣氛立刻熱絡了起來。

端麗嫻雅的文皇後,巧笑盈盈,美目盼盼,有功的大臣、侍衛,無不如沐春
風,胸懷舒暢。就連一向自視極高的玉真子,也在她眼波流轉之下,有了心蕩神
馳的感覺。

這文皇後又名大玉兒,在清史上可是個大大有名的傳奇人物;她周旋於皇太
極、多爾袞兄弟之間,左右逢源,倍極寵愛。也曾誘降明朝大臣洪承疇,替清人
入主中原,立下關鍵大功。皇太極暴卒,她以一介女流,竟能於諸王環伺之下,
使其衝齡幼子福臨接掌大位。其善用天賦美貌,手腕之圓融巧妙,有清一朝,可
說不作第二人想。

玉真子護駕居於首功,文皇後擢其上坐,並殷殷勸酒,切切垂詢。玉真子耳
聞文皇後珠玉般的溫婉語聲,目視文皇後美艷嫵媚的容貌,心中不禁邪念陡起,
他暗惴:“道爺縱橫天下,遍嘗美色,卻從未見過如皇後這般柔媚溫婉的女子,
如能與其 ”

他腦中正胡思亂想,眼前白影一晃,原來皇後執壺為其斟酒;他回過神定睛
一瞧,隻見皇後十指纖纖,白淨嫩滑;肌理細柔,溫潤如玉。手指已是如此,其
他部位,可想而知。

皇後眼波流轉,笑盈盈的說道:“道長需何賞賜,尚請明言,皇上已授權哀
家,當不至於令道長失望。”

玉真子見高臺上座,並無他人,且下座眾人,距離甚遠。便凝視皇後,低聲
答道:“一親芳澤,於願足矣!”

皇後聞言一驚,旋即似笑非笑,含威帶怒的道:“道長乃方外之人,何敢出
此妄言?豈不知旦夕禍福,天威難測?”

玉真子哈哈地一笑,回道:“皇後豈不聞方外之人手段高?貧道頗精風鋻之
術,觀乎皇後秀眉微亂,眸子泛彩,此乃春心動,杏出牆之兆。貧道念上天有好
生之德,特來度化皇後,怎可說是妄言?”

文皇後聞言俏臉飛紅,大喫一驚;心中暗想:“這道士果然有些門道,瞧他
有恃無恐的模樣,尋常手段怕也制他不住,嗯 ”她眼波流轉,嫣然一笑,直
視著玉真子道:“欲聽霓裳羽衣曲,夜半無人私語時。”玉真子隻覺神搖意馳,
靈魂仿佛已飛到了九霄雲外。

要知這玉真子,武功高強,行事邪僻;這帝王將相在他眼中,也不過和平常
人一般。至於他這個護國真人,更是可干可不干,所謂“無求品自高”,故此,
他乃敢肆無忌憚的大放淫穢厥詞,情挑皇後。如今皇後許他夜半私會,他欣喜之
餘雖感懷疑,但自恃武功高強,對於可能發生的兇險,卻一點也不放在心上。

夜深人靜,一片寂寥,玉真子潛入皇後居處永福宮,藏身臥房旁大樹上,先
行窺探虛實。隻見臥房內燈火通明,四名婢女正服侍皇後沐浴。皇後笑盈盈的一
面淨身,一面和侍浴的婢女聊天,觀其神態,平和歡愉,並無絲毫異常之處。

大浴盆內95湯靄靄,熱氣騰騰;文皇後的肌膚,嫩白滑膩,豐腴可人。玉真
子心想:“這皇後倒像是個偷慣了的行家,幽會前還知道要先潔淨身體,嘿嘿!
道爺真是艷福不淺啊!”其實玉真子這般想法,可是自作多情,會錯了意。皇後
豈會為了他,而特別沐浴淨身?

要知這文皇後慧眼獨具,她深知對女人而言,柔嫩的肌膚,妖姣的體態,其
重要性,絲毫不遜於美貌的容顏。因此其自幼便孜孜不倦的勤練天竺瑜伽,以維
持優美曼妙的體態;每日更以特殊95湯沐浴,並輔以密制油膏塗抹按摩,以使細
致的肌膚更形柔嫩。在十數年如一日的保養下,不但造就了她風華絕代的曼妙風
姿,也使得她在男人環伺的世界中,無往而不利。

沐浴按摩完畢,皇後遣散婢女,全身赤裸的坐於梳妝臺前。玉真子方纔目睹
出浴妙姿,已是心癢難耐,如今見皇後晶瑩如玉的裸身,更是欲火如焚。他一提
氣,正待穿窗而入,忽見一條人影閃進皇後臥房。他定睛一瞧,不禁大喫一驚;[!--empirenews.page--]
來人竟是睿親王多爾袞。這多爾袞精明干練,權勢濤天,為大清朝僅次於皇太極
的二號人物,怎會夜半私闖文皇後寢宮?

玉真子心中正感訥悶,隻見多爾袞由身後,一把環抱住皇後,便將其擁上了
牙床。皇後不但無絲毫抗拒,反倒柔情萬千的親吻著多爾袞;玉真子頓時心中了
然,原來這倆人早有私情,否則焉能如此親匿?

他雖說是欲情熾烈,但終究知曉利害關繫,因此隻得以目代身,權且過過干
癮。但心中對於占有皇後身體,卻又多了幾分把握。“哼!皇後與睿親王竟然有
奸情,這不是叔嫂亂倫嗎?到時候就以此要脅於她,也不怕她不肯就範 ”

多爾袞撫摸著皇後嫩白滑膩的酥胸,不禁贊道:“皇後娘娘真乃天仙下凡,
這兒滑如玉,軟如棉,一手握不住,豐聳如山挺,摸起來簡直要人命!”

文皇後噗嗤一笑,探手握住多爾袞堅挺的騷肉棍道:“你啊!就是嘴甜,光
會說我。也不瞧瞧自個,就像西洋紅衣大炮一般的威猛粗壯,也不知我那小玉兒
妹子,怎麼受得了嘔!”

原來皇後的妹子小玉兒嫁給了多爾袞,因此就皇後而言,多爾袞既是小叔也
是妹夫。而就多爾袞來說,則皇後又是嫂嫂也是妻姐。倆人關繫錯綜復雜,偷起
情來也格外顯得有趣刺激。多爾袞發現皇後今個似乎特別風騷有勁,不禁詫異的
問起緣由,皇後低聲答道:“要是知道有人看著我倆親熱,你難道不會興奮?”

多爾袞聞言大喫一驚,方待發問,皇後已伸手掩住他嘴,並在他耳際,將玉
真子如何挑情,自己如何應付等事項,一一敘明。多爾袞聽罷懷疑的道:“皇後
怎知那賊道定然在外偷窺?”

皇後狡黠一笑道:“虧你還是國之棟梁,連這聆音察理,見微知著的道理都
不懂。這臥房邊大樹上,宿著幾隻夜鶯,每晚都不停鳴叫,你不是嫌它們聒噪?
今個卻不聞絲毫聲息,這不是明擺著樹上有人嗎?”

多爾袞聞言大感佩服,對於這美艷風騷的皇嫂不禁更增愛慕。他在皇後滑不
溜手的肌膚上到處遊移,那股柔嫩棉軟的觸感,帶來無限的舒暢,也使得皇上的
御用密穴滲出潤滑的甘泉。皇後放肆的張開嫩白的大腿,豐臀也向上挺聳,多爾
袞識趣的扶著紅衣大炮,一舉便攻克了城池要塞。

玉真子見皇後與多爾袞二人,既不熄燈,也不關窗,明目張膽的就行雲布雨
了起來,心中不由暗嘆道:“真是宮闈之中丑事多,皇後竟然也偷人,而這人居
然還是皇叔。唉!淫穢亂倫,敗德喪行,就是在江湖之中,也是稀罕少見的丑事
啊!”

他心中感嘆,眼睛卻倒沒閑著;此時母儀天下的皇後,高高翹起她那嫩白無
暇的渾圓玉腿,放肆的架在多爾袞的肩上。多爾袞雙手撫弄著皇後碩大綿軟的豐
乳,下身則一挺一挺的來回抽動。

皇後媚眼如絲,面泛桃紅,鼻間滲出粒粒汗珠,那雙白膩潤滑的天足,五指
並攏,微微蜷曲,不時愉快的向上蹬踹。玉真子看得欲火沸騰,心中不禁大嘆可
惜:“要不是這多爾袞攪局,如今趴在皇後身上的,可不正是自己!”

幾番風雨,紅燭燃盡。陰陽已調,夜鶯復行低鳴。皎潔的月光穿窗而入,照
在這對心滿意足,赤裸相擁的叔嫂身上。旖旎風光,纏綿景像,竟是說不出的淫
糜蕩人。忽而烏雲掩月,六合漆黑一片,美景頓時隱沒難見。咦!莫非春色勾起
嫦娥寂寞情,萬般無奈隻得遮掩眸中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