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血劍外傳 [9/11]

时间:2019-08-22 00:05:04

(九)青年袁承志––大玉兒傳奇(外一章2)

皇太極面有喜色的道:“皇後出馬,此事必成。想當初洪承疇也是死氣活樣
的不肯屈服,隻是 隻是 朕的面子上,卻是不大好看啊!”

文皇後端凝的道:“成大事,不拘小節。為了江山社稷,皇上難道舍不得一
個皇後?”

皇太極聞言,真是又敬又愛,不禁欽佩的道:“皇後真乃我大清朝的柱石!
既然如此,此事便由皇後從權處理吧!”

袁承志在地牢中調息了好一陣子,血脈方纔恢復如常,心中對於玉真子點穴
手法之高妙,也不禁暗暗心驚。祖大壽勸降未果,心中有愧,攜來上好老莎稀飯
為其補氣養身。袁承志思及舊情,心內慘然,便依言食用。祖大壽離去,他復行
運功,隻覺神清氣爽精力充沛,當下對脫身突困,不禁平添無限信心。

此時牢門一開,四名彪形大漢簇擁著一位華衣麗人,施施然踱了過來。四名
大漢趨身近前,解開他身上的鐵鎖、鐵煉,而後一言不發的迅快離去,地牢中頓
時隻剩下袁承志,及那美貌神秘的華衣麗人。袁承志束縛既除,膽氣更壯,當下
便提氣戒備,同時細細地打量著眼前,氣定神閑的神秘麗人。

隻見這麗人,約莫二十八、九歲年紀,氣度高雅,容貌端麗。一襲純白的狐
裘上鑲無數珍奇珠寶,帽上的珠飾也是琳瑯滿目,貴重異常。袁承志心想,此女
縱使不是格格,也是王公貴婦,難道清酋要祖大壽勸降不成,如今要施美人計?

他思想至此,不禁復朝麗人面上瞧去,此時麗人亦正對其端詳;倆人四目相
對,麗人隨即嫣然一笑,袁承志剎時之間,隻覺神搖意馳,靈魂兒險些個插翅飛
去。

他慌忙潛運真氣,震懾心神,同時心中暗忖:“所識女子中,論相貌之美,
自以阿九為第一。其餘小慧、宛兒、青弟、何鐵手、安大娘、若克琳等,均各有
風情,堪稱美貌。但若以眼神之嫵媚,笑容之璀璨,則眼前之女子,無人能出其
右。”

燭光下麗人星眼流波,桃腮欲暈,如春天百花齊放般的笑意,仍復蕩漾,但
已逐漸轉變為,秋高氣爽般的片片楓紅。袁承志對其笑容的無比威力,絲毫不敢
掉以輕心,心中不禁加意警惕。

此時麗人向他道了個萬福,開口道:“袁公子一切可好?可有什麼需要效勞
之處?”其語音清脆溫婉,鑽入耳際,感覺上甜膩膩、爽脆脆的,真是說不出的
舒服;袁承志不禁愈發的小心謹慎。

他心想反正是來勸降的,不如一口先回絕了,以免後續口舌之辯。當下便朗
聲道:“在下寧死不降,多廢口舌無益,夫人請回吧!”

這麗人當然就是文皇後,隻見她微微一笑,接口道:“袁公子敢是神仙?誰
說我要勸降來著?”袁承志聞言一愣,尚未開口,文皇後又接著道:“袁公子,
你仔細看看,我是漢人還是滿人?是美呢還是不美?”

袁承志沒料到她竟會提出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;他答也不是,不答又不好,
一時之間竟然當場愣住。皇後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,不禁噗嗤一笑,袁承志頓時
又是臉紅心跳,神魂飄蕩。

要知袁承志雖已熟知《御女密要》中之靜心法門,但其功效主要在於對抗肉
欲的誘惑。至於皇後此般蕩人心魄的眼神,直接侵襲心靈的媚笑,靜心法門的功
效卻是有限。

皇後見袁承志一副胍腆的模樣,便自顧自地娓娓而談。她見識廣博,胸懷遠
大,加之長處權力中樞,因此言談切中時弊,頭頭是道。袁承志除武功一道外,
其他方面所知甚淺,說理辯難更非所長。此刻聽皇後論及國計民生,夷夏之防,
竟有初聞大道,恍然若失的感覺。

尤其是民為邦本,永不加賦;漢滿一體,四海一家的觀念,更對他產生新的
啟發。無形中他已對眼前麗人,生出一種欽佩崇拜的心理。皇後察言觀色,見袁
承志心防松懈,便話鋒一轉,切入正題。

“ 袁公子乃忠良之後,豈是洪承疇之流可比?如欲離去,小女子當倒履
恭送,不過小女子有一事相求,不知公子可否慨允援手?”

袁承志一聽可自由離去,心中不禁一寬,當下便答道:“夫人識見高絕,在
下深感佩服,卻不知有何事需在下效勞?”

此時麗人忽地現出嬌羞忸怩神態,她頓了一會,方朱唇啟,皓齒開的說道:
“賊道玉真子,覬覦小女子美色,意圖以隱私要脅小女子就範。袁公子如能助小[!--empirenews.page--]
女子保住清白,小女子當結草銜環以報大恩 ”

袁承志見她楚楚可憐模樣,不由得生出俠義心腸;況且這玉真子側身敵營,
對己方大為不利,如能趁機除去,對闖王而言也是大有助益。因此便概然允諾,
施予援手。

皇後見袁承志已入算中,便復往玉真子處設計。

“道長昨日為何食言爽約?”

玉真子心想,這皇後還真是厚顏無恥,竟然惡人先告狀,當下便道:“貧道
依言前往,卻見琵琶別抱!”

皇後驚訝的道:“那有此事!道長可是看錯了人?”

玉真子聞言愈怒,他心想你既不要臉,我也用不著給你留面子,於是將昨晚
所見,一五一十的說了個清楚。

皇後聽罷,笑的嬌軀亂顫,既而道:“道長果然看錯人了,那是我妹子小玉
兒,也是睿親王妃。昨晚她宿於永福宮,不料春光外洩,卻叫道長窺了光 ”

玉真子聞言一愣,心中暗道:“久聞皇後有妹小玉兒,面貌與其酷似,嫁於
多爾袞親王,難道真是我看錯了?”

他見皇後神色自若且言之成理,心中不禁又想:“我說皇後怎會如此淫亂?
原來竟是張冠李戴,看錯了人。嘿嘿!這下子可不會再落空了吧!”他望著皇後
嬌媚萬端的面龐,不禁心癢難耐,猴急萬分。

皇後見他那模樣,不禁莞爾,當下笑道:“道長且莫心焦,哀家絕無戲言。
隻是那袁承志認為道長勝之不武,不肯屈服;皇上對此甚為關注,不知道長可願
與其公平比試,再立一功?”

玉真子聞言大為光火,他一向以為天下除師兄木桑道長,及華山穆人清外,
自己絕無敵手。不料昨日擒拿袁承志,雖得諸力士之助,卻仍大費周章。這對心
高氣傲的他而言,實乃奇恥大辱,如今由皇後之口道出,更是令他火冒三丈。

他憤然的道:“皇後娘娘請放心,貧道不要任何人相助,定能教這小子心服
口服!”

皇後聞言,鼓勵的望著他道:“好!道長既然如此說,哀家也就放心了。今
晚道長大顯身手降服袁承志這小子後,哀家當踐履前言,必令道長稱心如意。”

玉真子聞言精神一振,放肆的道:“娘娘可否先行下個訂?”

皇後媚態橫生的斜睨他一眼道:“道長敢情是天蓬元帥下凡?就這般的耐不
住?”說罷迅雷不及掩耳的掀起長裙,露出嫩白渾圓的玉腿。玉真子一愣之下,
方待仔細觀賞,皇後已放下長裙,轉身離去。

皇後這欲擒故縱的驚鴻一露,對玉真子而言,實較全身赤裸還要來得挑逗。
方纔一瞥之下,時雖短暫,但皇後裙下的旖旎風光,卻已深映他的腦海。那挺直
如玉柱般的美腿,豐盈嫩白;飽滿怒聳的臀部,碩大豐滿;股間緊夾的蜜桃,芳
草遮蓋。

咦!皇後怎地未著褻衣?玉真子望著皇後裊裊婷婷,婀娜多姿的背影,心中
不禁欲火熾烈,搔癢萬分。他心中暗想:“待我擊敗袁承志那小子後,可要好好
享用皇上這塊禁臠。嘿嘿!昨晚看的那小玉兒也不錯,最好能一箭雙雕,將姐妹
倆一塊弄來服侍道爺 ”

他胡思亂想,愈想愈樂,忍不住忘情的一陣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