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血劍外傳 [10/11]

时间:2019-08-28 00:05:04

(十、完結篇)青年袁承志––大玉兒傳奇(外一章3)

是夜風清月朗,永福宮的御花園中,皇後獨自一人,幽幽的在那觀月賞花。
忽地背插長劍,手持拂塵的玉真子,躍身而出,來到皇後面前。他恭身一揖道:
“娘娘安好,袁承志那小子,怎地還沒到?”

皇後笑盈盈的道:“道長今個真是好風采,簡直就是呂祖下凡。約定的時間
是戌末亥初,現已是戌末,大概不一會就要到了。”

她邊說邊坐在青石凳上,順手提了提裙擺。玉真子眼角一撇,眼珠子險些兒
蹦了出來。這皇後竟然未著鞋襪,那雙嫩白纖美的天足整個赤裸裸的露了出來。
要知其時,女人足部的私密性絕不亞於下陰部位,一般男子受傳統觀念的影響,
亦大多有些戀足癖。此刻皇後裸露的雙足,在挑起男人情欲的功效上,實不下於
烈性春藥。

皇後見玉真子神魂顛倒的模樣,心中暗暗得意,她柔媚的道:“道長不是想
要訂金嘛?來!這就先給你些!”說罷,玉足朝著玉真子點了點。

玉真子一見,骨頭都酥了,他一蹲身,捧起那纖美的柔荑,就又嗅又聞又吮
又舔;渾然忘卻即將面臨一場,生死相博的惡鬥。

玉真子忘情舔吮著皇後滑膩柔嫩的玉足,心中的欲火飛快的竄升。他不由自
主的探手裙內,撫摸那渾圓有致,豐潤柔滑的大腿。皇後被他獨到的《貞婦吟》
一摸,頓時有如觸電一般,陡然間就覺得極端空虛,渴望交合。她空著的那隻玉
足,激情的伸至玉真子腿襠處磨蹭,原本端坐的身體,也逐漸仰躺了下去。

一時之間,玉真子隻覺熱血沸騰,什麼體面身份全不顧了。他雙手一掀,紅
裙翻起,皇後那豐潤潔白的大腿便整個裸露在外。此時皎潔的月光分外的明亮,
大腿根處的萋萋芳草清晰可見,皇後的裙下竟然未著小衣!那豐美的下體,光溜
溜的毫無遮掩。玉真子的目光,就如鋒銳的利劍,直接了當的,便插入了鮮嫩的
肉縫之中!

依約而至的袁承志,恰好目睹了這一幕。他應允保護的麗人此刻被玉真子壓
躺在青石凳上,正遭受下流猥褻的輕薄;他心頭火起,大吼一聲:“無恥賊道!
還不住手!”便飛身上前,向玉真子後心擊出一掌。

玉真子猛然一驚,側身閃過,旋即拂塵一揮,緊守門戶。轉瞬之間,他已是
氣勢端寧,擺好了御敵的架式。

袁承志不願偷襲,因此方纔擊往後心的那掌,警示的意味濃厚;如今對方既
然擺好了架式,他也就不再客氣。他躍身而上,左掌“力劈華山”,右拳“直搗
黃龍”,分擊玉真子天靈蓋及胸口要害,玉真子拂塵急揮,連消帶打,還擊迅捷
有勁,絲毫不落下風。

倆人翻翻滾滾,以快打快,倏忽間已是三百餘合。玉真子久戰不下,心中焦
躁,一旋身亮出長劍,便向袁承志掃去。袁承志金蛇劍尚未取回,在手中無劍情
況下,隻得閃身趨避,連連倒退。玉真子見已占上風,左手拂塵,右手劍,更是
攻勢凌厲,毫不容情。

袁承志心想,一味閃躲不是辦法,當下由懷中掏出一串銅錢,以滿天花雨手
法打出,並趁玉真子擊打閃躲之際,摘下一段松枝以代長劍。他松枝在手,立刻
展開反擊。在內力運使下,松枝絲毫不遜於長劍,倆人激烈交鋒,互有攻守,又
復形成平分秋色之局。

此時袁承志使出金蛇劍法,松枝飄忽閃爍,似東實西;玉真子一時之間,摸
不清門道,便收劍回身自保。袁承志暗惴:“自己有金絲背心護體,不妨賣個破
綻,引這賊道上勾。”當下便假意放緩腳步,露出胸前空檔。玉真子劍法熟極而
流,一見空隙,電閃般的便刺中袁承志的胸口,隻聽啪、砰兩聲,二人同時向後
疾退。

原來玉真子一劍刺中袁承志,卻完全沒有長驅直入的應手感覺,長劍反而啪
的一聲從中折斷。他情知上當,忙向後急退,但砰的一下,左胸已結結實實的挨
了袁承志一掌。

玉真子喉頭一甜,險些吐出鮮血,他心想:“挨了這掌傷勢不輕,纏鬥下去
於我不利。”當下順著退勢,一縱身便向外奔去。

袁承志雖有金絲背心護體,但玉真子劍勢強勁,又正中胸前要穴,因此皮肉
雖然無恙,內傷卻也不輕。兩人二度交手,仍是個不勝不敗之局,倒是一旁觀戰
的皇後,可是大大的開了眼界。

皇後喚來婢女,依照袁承志指示,備齊大木桶、熱水、火爐,以便療傷。袁[!--empirenews.page--]
承志褪去衣褲,隻見胸前期門穴青紫腫脹,他知道傷勢不輕,於是進入盛滿熱水
的木桶中,盤坐運氣。不一會功夫,他頭頂冒出絲絲熱氣,已然進入物我兩忘的
境界。待得醒轉,他隻覺神清氣爽,傷勢已然痊愈。此時房門一開,那美貌麗人
走了進來。

“袁公子,這是上好莎茶,最能補氣活血,來!我喂你喝了吧!”她邊說邊
走近木桶,並伸出纖纖玉手將茶杯遞至袁承志嘴邊。袁承志全身赤裸坐於桶內,
不覺忸怩難安;他慌忙張口喝了莎茶,隻盼麗人快快離開。

偏偏這麗人卻好整以暇的拉了張椅子,在桶邊坐了下來,並且溫柔婉約的殷
殷慰問。袁承志隻覺異95撲鼻,中人欲醉。一時之間,血衝腦門,尷尬萬分,胡
裡胡塗的情況下,竟不知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。

麗人嬌艷如花的面龐,滿含笑意;靈活明亮的雙眸,盯著他直瞧;袁承志隻
覺血液不斷的湧向下體,粗大的肉棒,已自動自發的昂然聳立。他低著頭不敢面
對麗人,但悅耳的輕柔話語,卻像是無數的小手,肆無忌憚的撫摸著他,他雖然
竭力抗拒,但卻有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
“袁公子,賤妾自認不是個淫蕩的女人,為什麼那賊道在我身上一摸,我就
那是什麼邪法?袁公子,你也是武學高手,這種邪法你會不會?”她若無其
事的娓娓道來,面上表情又唯妙唯肖,說到賊道摸她時,就真是一副春情蕩漾的
模樣,這對袁承志而言,無疑是火上加油,忍無可忍的極端挑逗。

“夫人,請暫且回避,在下要起身著衣。”

“唉呀!我看那衣服沾上泥灰,已叫人拿去洗了,這可怎麼辦?”

“啊!有了!袁公子你先用浴巾遮著,到床上歇一會,待衣服烘干了,你再
換上。唉喲!瞧你臉紅的!這麼大個人,還害什麼臊?”

“夫人 你 你 別這樣 我自己來 ”

“唉喲!”

原來這麗人取了浴巾,便替袁承志抹擦身體,袁承志羞得無地自容。但在那
柔若無骨的纖手拉扯下,卻也逐漸的站起身來。水落石出,巨棒顯現,麗人陡然
觸及龐然大物,不禁駭然驚呼出聲。

她暈生雙頰,嬌羞萬狀的道:“嗨呀!原來袁公子也不老實!”

袁承志此時真恨不得有個地洞,好一頭鑽進去,他結結巴巴的道:“夫人,
你 可別 誤會 我 我不 我不是 ”他費了好大的勁,“我不
是”了半天,仍然未能解釋清楚。

麗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後,柔聲說道:“好了啦!我又沒怪你,你緊張個什
麼勁?快上床蓋好被子,免得待會著涼!”

袁承志聞言如蒙大赦,忙用浴巾遮住下體,一個神行百變身法,閃電般的便
竄上了床。饒是他身法再快,那結實緊崩,光溜溜的屁股,仍是落入了皇後的眼
中。

隻見皇後笑得花枝招展,渾身亂顫,那股嬌憨的媚勁,使得袁承志更是心頭
狂跳,神搖意馳。他蜷曲身體,緊擁棉被,讓人猛一瞧,倒還以為是個害羞的黃
花大閨女呢!